南京车险业务联盟

在一个慢悠悠的城市里做一个实诚的保险人

华泰财险 2022-06-16 11:08:00


杨梅红说,她永远都会感激二十年前那个带她入行的人。虽然当年她只是那个人请去打杂的小角色,虽然当年她连个工号都没有,虽然当年她的固定工资只有200块,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小角色入了保险的门,她现在也许和她那些一起买断工龄退休的工友一样,在商场做着保洁、上货之类的工作,又或者像湘江边那些住在低矮老楼里的“老长沙”一样,每天一壶热水一杯十块钱的茶,从中午坐着发呆,一直坐到黄昏。


所以,近二十年过去了,那些年在那人名下签的单,这么多年的续保,她都一直算在那人的名下。“因为他,我的后半生就不一样了。”杨梅红再次感慨。


下岗女工有了一份月薪200的工作

杨梅红是湖南长沙豆豆乐门店店主。



二十年前,当她被以一个打杂身份领进保险业的大门时,她已经三十多岁了。

 

当时刚从国企流水线“退休”下来的她,也没什么可干的,天天就是在家带孩子。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熟人过来问她:“我那里要个人,200块一个月,干不干?”

 

200块,在现在用不了几下就花光了,就算在20年前,也不顶什么大用。“但是不去做的话,连200块都没有啊。”杨梅红这么想着,就去了。

 

没想到,她几乎连这200块都挣不到。才做了不到一星期,公司的领导就把找她去的那个熟人叫了过去:“你赶快把那个谁叫回去吧,一整天就坐那里,又不说话,又不抽烟,哪像个做事的人!”那位熟人跟领导好说歹说,又给了一个星期的观察期。

 

直到这个时候,杨梅红才知道,坐在里面小房间的那个人是领导。“我原来是做流水线的,每天只需要做好自己面前的事情就好,别的事情从不用理会。所以,一个星期了,我一次都没进过那个房间,一次都没有!”杨梅红现在说起往事,真是又好笑又窘。“当时我那熟人就说我:‘人家是领导,你好歹要进去打个招呼啊。’可我哪知道那个是领导啊……”

 

于是,第二天,耿直的杨梅红做了一件很耿直的事情——她直接冲到小办公室里面,对着领导耿直地说:“领导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领导。”

 

……

 

领导也很大度,干脆地说:“没事的。”

 

杨梅红的工作是保住了。但是,200块一个月的工作,听起来就没什么前景。然而,杨梅红的新人生,却确确实实地因此起步了。

从“对车险情有独钟”到“我很喜欢做保险”

杨梅红其实只是那位做保险的熟人聘请的私人助理,主要工作就是做点杂务,填一下资料。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对车险情有独钟,“他当时跟我说的三者险五万多少钱,十万多少钱,我马上就能背下来。”



跟着领路人入行,她慢慢知道了保险是什么,车险是什么,也知道了该如何去跟客户营销。“那时候的车险比现在好做多了,钱也容易收。最多的试过一台车收到了16万保费。”杨梅红缅怀着。所以她的工资里多了一大块提成收入,“第一次拿到了一千两百块工资,高兴得跳了起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下岗流水线女工,家里还拖着个娃,这个时候从零开始做保险,这事情有多不容易,不用太开脑洞都想得到。但杨梅红做下来了,一做二十年,还有了自己的门店。“前提就是一定要喜欢这个事情,否则一定会做烂的。”杨梅红说,“我就是很喜欢做保险。”

 

大概从发现自己对车险“情有独钟”那天起,杨梅红就知道自己有做保险那根筋了吧。她去考代理资格证,在参与培训的那批人中,她年纪算是很大的了,然而很多年轻人没考取,她考到了。在后来的各种培训中,她也是反应超快,仿佛天生就适合这一行。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工号,有人想帮她申请,还被公司老总嫌弃。“不要给她挂工号咯,她又没有资源,给她挂工号干什么?到时没有业务,还得把她的号给清掉。”这是当时那位老总对管工号的人说的话,杨梅红说她一辈子都忘不掉。她当时气得七窍生烟,但也无计可施,只能继续跟在熟人的名下开单。直到那个老总离开公司,她才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工号,成为了一名正式的保险代理人。

她一点都不用心,她只是实诚

保险从业近二十年,这么资深的保险人,当然有很多“资深的”客户。“有些客户,跟了我快二十年,我换公司,他们也跟着我换。”杨梅红总是用很感恩的语气说起生命中帮过她的人。

 

要总结杨梅红的从业心得,几乎不需要多少笔墨,甚至可以只用两个字,就说完了。那就是:实诚。

 

这两个字,基本上也可以拿来概括她这个人的大部分性格。

 

作为访问者,我发现能用在很多其他店主身上的“用心”二字,在她这里几乎是不适用的。因为感觉不到她在“用心”,她只是很实诚地做着一些她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朋友跟她买保险,她就觉得要好好地帮人家做事回报人家;朋友介绍朋友给她买保险,她就更觉得该好好帮人家做事回报人家;她不会专门去“用心”地维持关系,有些人甚至一年就见一两回,但只要是客户有事情找她,不管是什么领域的问题,只要她能帮,就一定会帮忙解决或者回答;到了该续保的时候,她不会像别人那样提前两个月开始一提二提三提的,她觉得那是骚扰,她也就提前个二十天左右,“电话打过去就顺便就成交了”。

 

她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年纪大,说话比较算数,所以人家会特别信任她。这也许是原因之一,其实她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她性格上的这种实诚,那种靠谱的气质,在这个到处都虚头巴脑的社会里有多么难得。

 

在杨梅红的客户里,百分之五六十都是粘度很高的老客户,年龄中等偏大,正是社会栋梁中坚的年纪;更难得的是,在每年新增的客户里,绝大部分都来源于转介绍。“经常就是一个电话打来问:‘我听某某说你这里可以买车险?’我说对啊。‘那你帮我算算价格咯。’报给他之后,那边一般都很爽快:‘那买一个咯,我听某某说,你这人挺好的……’”

专注保险二十年,客户心中最靠谱

二十年专注于一个行业,这在人员流动性极大的保险行业里,简直就是个传奇。这应该也是杨梅红客户相信她的一个重要原因。“通话的开头总是这样的:‘你还在做保险吗?你还在做华泰?’我说:‘是啊。’”

 

“有时候到了提醒客户续保的时候,对方跟我说:‘唉呀,我家谁谁在做,我要帮衬他。’我绝对不会怪他,这是人情世故啊。但很多人往往一两年后又跑回来找我,说他家的谁谁已经不做了。”杨梅红说,“保险行业里这种情况太常见了,而我一直长期地在认真地做着同一件事请,他们都会觉得我靠谱。



因为专注,因为资深,所以专业。“这也是我暂时做不了太多寿险、财险等非车险的原因。”杨梅红说,“在车险领域,我敢说,他们有一百个问题问我,我一百个都答得出来。但其他险种我做不到这样。所以我就先不做咯。”


就是这么实诚,专业度不到就不做,一点都不敷衍。

在慢悠悠的城市里做一个认真的退休女工

六年前,杨梅红拥有了的自己的华泰门店,等于有了一份结结实实属于自己的事业。她还找到了一个和她一样实诚的助手,“我开店时就来的。非常给力,什么事情都给我打理得好好的,我几天不来都放心得很。”杨梅红满意地说。



主要靠着老客户,以及老客户们不断的转介绍,杨梅红的门店就已经发展得不错了。“毕竟长沙不比北上广,这里的生活节奏慢很多,整个城市都慢悠悠的,人们的观念还没到。比如,像我这样的都退休了还在认真做事的人,真是非常少。别的人都在喝茶了。”杨梅红笑着说,“也许到我孩子那一代吧。”

 

杨梅红的女儿也在保险行业,不过是从事人事管理方面的行政工作。她希望以后能把这家店交给女儿,“当然啊,前提是得她喜欢做保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南京车险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