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车险业务联盟

自己被自己开的车碰伤,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是否赔偿?

安徽刑事辩护律师周娅 2021-01-08 12:46:20

  【安徽律师周娅,为您提供专业的法律咨询,联系电话:131 7014 4787】

典型案例


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中,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原则上不能纳入第三者的范围——邵×诉贾×、杨×、北京娜多姿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九五五一八营销服务部、北京骏马客运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参阅要点


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中,投保人允许的驾驶人,其法律地位相当于被保险人,原则上不能纳入第三者的范围。如驾驶人因本人过错发生交通事故被撞击,致其脱离本车又与本车接触受到二次伤害的,该驾驶人请求承保本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当事人


原告:邵×。


被告:贾×。


被告:杨×。


被告:北京娜多姿服装服饰有限公司。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九五五一八营销服务部。


被告:北京骏马客运有限公司。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基本案情


邵×系北京骏马客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骏马公司)的司机,2013年1月14日9时许,在北京市顺义区白马路与李魏路交叉路口,邵×驾驶所有人为骏马公司的大型普通客车A由北向南行驶时,适有贾×驾驶所有人为杨×的中型普通客车B由西向东行驶,A车前部与B车左侧相撞,撞击后邵×从自己驾驶的车辆中被甩出,之后又与自己驾驶的车辆发生二次接触,导致其严重受伤。交通管理部门经调查后认定邵×负此事故主要责任,贾×负此事故次要责任。


经查,贾×驾驶的B车登记在杨×名下。该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九五五一八营销服务部(以下简称人保营销服务部)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其中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为10万元(含不计免赔)。邵×所驾驶的A车在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太保北京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以及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其中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为50万元(含不计免赔)。


庭审中,贾×陈述其系北京娜多姿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娜多姿公司)职员,事故发生时其正在履行职务,对此娜多姿公司予以否认。


原告邵×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郑××诉徐××、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兴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2008年第7期),其在第一次撞击之后被甩出本车并与本车发生二次接触,相对本车来说应当是第三人,故被告太保北京分公司作为本车的保险人应当在所承保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按照法律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太保北京分公司辩称:邵×作为本车驾驶人,不属于法定和约定的交强险、商业三者险的赔偿对象,故不同意对邵×承担赔偿责任。

审理结果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6月3日作出(2014)顺民初字第4536号民事判决:一、被告人保营销服务部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邵×共计十二万零七百三十一元;二、被告人保营销服务部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邵×四万四千三百五十九元三角一分;三、被告贾×赔偿原告邵×鉴定费一千二百元;四、驳回原告邵×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原、被告均未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


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第六十五条第四款“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的规定,在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是责任主体,第三者是权利主体,二者相互对立,同一主体在同一责任保险中不能既是被保险人又是第三者。《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2012)第四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被保险人是指投保人及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约定,“保险机动车在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使用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失,对被保险人依法应支付的赔偿金额,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的部分给予赔偿。”依据上述规定,投保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无论是否应对第三者负赔偿责任,其致害方的角色不变,都应与被保险人一并处于第三者的对立面。本案中,结合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邵×系投保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其地位相当于被保险人,原则上不是第三者。


二、邵×作为负事故主要责任的驾驶人,不能既是侵权人又是受害人,不得主张“自己赔偿自己”。根据侵权法基本原理,任何危险作业的直接操作者不能构成此类侵权案件的受害人。驾驶人作为车辆的操作者,因过错发生交通事故产生损害,其危险驾驶行为本身是损害产生的直接原因,这种因果关系不因驾驶人物理位置的变化而变化,即不论驾驶人于事故发生时处在车上还是车下,都无法改变其自身的危险驾驶行为是事故发生原因的事实。如果机动车驾驶人因本人的过错行为造成自身损害,他不能成为自身过错行为的受害者并以此要求赔偿。


本案中,邵×作为负事故主要责任的驾驶人,对自身及其他事故当事方损害结果的发生负有重大过错。骏马公司基于用人单位责任对其他事故当事方承担的赔偿责任属于替代性赔偿责任,其责任基础仍为邵×的过错行为,邵×不能以其不承担赔偿责任为由否定自身的过错行为,也不能成为自身过错行为的受害人。


三、邵×所引公报案例的事实与本案存在重大差异,该公报案例中关于车上人员、第三者的认定方法有特定的事实前提,即原告郑××为致害车辆的乘客,不是保险合同关系中的投保人、被保险人,也非保险人,因此在特定情况下可以转化为第三者。而本案中的原告邵×是致害车辆的驾驶人,如前所述,其地位相当于被保险人,不是第三者。乘客和被保险人(本案中的驾驶人)是两个不同的法律主体,所产生的法律关系和应适用的法律规定亦不相同,故公报案例的裁判方法和裁判结论无法适用于本案。综上,虽然邵×于事故发生过程中被甩出车外又与本车发生二次事故,但由于邵×系骏马公司的司机,是大型普通货车的驾驶人,负事故主要责任,故本院认为不应将邵×视为本车的第三者,太保北京分公司不应对邵×承担赔偿责任。


来源:网络


安徽周娅律师

       2009年加入律师队伍,现有9年执业经验,代理了数百起民事、刑事等案件,热爱学习钻研新知识,业余爱好园艺、书法。

  业务范围:交通事故、刑事辩护、婚姻家庭、劳动争议案件

  律所地址:六安市解放南路恒生阳光国际商务中心68栋A座16层

联系电话:131 7014 4787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小编提醒】:图文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 南京车险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