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车险业务联盟

《万世尊宠》少侠好身手,跟我回家吧!

多多看书Duoduo 2020-03-25 08:22:24

万世尊宠

天朝,帝都。一辆豪华的黑色加长版宾利从一座欧式风格的庄园内缓缓驶出,向着迷茫的前方驶去。其后庄园的大门已经再度关闭,仿佛与它隔绝了,又或是已经绝情的将它抛弃。

天色有些昏暗,宽敞的道路上见不到一个人影。路灯已经亮起,由于天还未完全暗下来,灯光看上去有些暗淡。路面上映着稀疏的树影,时不时的随风摇曳,倏尔几片树叶脱离了枝头扬扬飘落,漫无目的地贴在了随意一处的地面上。渐行渐远的车子显得那般孤寂落寞,两道明亮的远灯光直射向无尽的前方,不知终点。

车内的少年微微偏首看向车外急速倒行的景致,目中泛着冷光,似乎藏了数不尽的心事却又不愿吐露。少年面容姣好,虽不是顶级绝色,却颇具韵味。

修眉联娟,明眸善睐,似乎只要随意的一个表情便能令人心醉神迷。朱唇不点若含丹,粉面凝脂犹未抹,天然风情似那菡萏芙蓉初露水面,又如三月桃花乍绽阳春。

窄肩如削,细腰如束,少年的身材十分完美,亦是十分诱·人。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身前。细看去,少年的手十分细嫩,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安静的模样令人不由想到一个词——静若处子。

任何人见到少年想必都会十分羡慕其美貌,但少年本身却是十分痛恨这一副皮囊的。少年名为木夕,现年十八岁,木氏集团的二少爷。木氏集团乃是天朝首屈一指的大财团,平日里不知有多少商界名流或是达官显贵都想着交好于它。这样的身份本应是风光无限,受无数人追捧的。但是鲜少有人知晓这位木氏集团的二少爷有着多么悲惨的经历。

木氏集团现任掌门人是木夕的大哥木越,木氏兄弟父母早逝,如今木家只余下兄弟二人。木越是个十分强势的人,也是一个十分有手腕的人。其人行事不择手段,且心狠手辣。与他打过交道的人都深深被其手段所折服,畏之如虎狼。

而木夕的一切痛苦,便都是来自他的这位亲大哥。十二岁便开始了不见天日的黑暗生活,一直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地狱训练。他要学习的东西很多,除了主修的暗杀手段外,还必须学习各种社交礼仪、高雅艺术。而这一切的目的便是为了他的哥哥去做任何见不得光的事情,除去一切敌人包括潜在的障碍。

从这一点便可看出木越是多么的灭绝人性,为达目的甚至连亲弟弟都可以用来操纵。从出道以来,三年中木夕为了木越不知杀了多少人、盗取了多少商业乃至政治机密,甚至连出卖身体的事都做过!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车子也不知驶出了多远距离。木夕不关心车子往哪驶去,也不关心车子会在哪里停下。因为对于他来说,不论驶向哪里,不论停在何处都是一样的。一旦下了车子,他要做的便是杀人、窃密。

终于,在一座同样豪华的庄园前,车子停了下来。“二少爷,到了,请下车吧。”黑衣司机例行公事的说道,接着便为他打开了车门请他下车。自始至终司机的脸面都是一片漠然,看不出丝毫的表情,也看不出对于木家二少应有的尊敬。“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木夕同样冷漠的回答着,而后利落的下了车子,径直向着庄园大门走去,看也不看黑衣司机一眼。

在木夕冷漠的背后,车子同样毫无留恋的绝尘而去。木夕的面前是与木家同样举足轻重的大氏族陈家的主宅,而木夕此次的任务便是从陈家家主陈朗天那盗取一份商业机密。这是木氏掌门人木越设计好的,陈朗天是那个圈内的,且喜好美少年。于是在一次木家的酒宴上,木越特意将木夕也带去露面,其目的不外乎引起陈朗天的注意。果然,在见到木夕后,陈朗天便在宴会之后向木越暗示了一番。在二人愉快的交谈之后,木夕便这样被“送”出去了。

“木二少您来了,快快请进,老爷等您都等急了。”管家早已在门外等候,见到木夕便眉开眼笑的迎了上来。其姿态看似恭敬,但从其目中木夕看出那分明是不屑和嘲讽。木夕心中冷笑,不过并未表露什么。反正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心也早就麻木了。自己早已没了尊严,又有什么好计较的?

“有劳管家带路吧。”木夕淡淡的说道。“您请跟我来。”管家笑道,随后便转身带路。转过身后,便见到管家的脸上满是鄙夷和不屑,心中更是嘲讽:什么狗屁的二少,还不是雌伏在男人身下的玩意。只是供人玩乐的货色,呸,下贱的东西跟老子装什么装!

庄园很大,绕了不少的弯路,二人才来到了家主陈朗天的住处。木夕顿住脚步,而管家却是径直入内通报去了。不一会儿,便见到管家又走了出来,对着木夕说道:“二少,老爷请您进去。”“嗯。”木夕惜字如金,微微颔首便越过管家走了进去。其后,管家又再次鄙夷的“呸”了一声,嫌弃的离去了。

里面装修十分豪华,不过风格却是十分低调,颇具优雅之气息。只见大厅沙发上坐着一名中年人,一头油光发亮的头发梳向后面,剑眉星目不怒自威。方正的面庞,一抹黑色的胡子使中年人显得更加成熟稳重。半敞的衬衫内,露出了雄健的肌肉,甚是诱人。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无数女子的梦想情人,可让她们梦碎的是男人不爱红颜爱蓝颜。

“木二少,欢迎欢迎。”陈朗天笑着起身迎向木夕,顺势便拉起了木夕白嫩的左手将他带到了沙发边。转过身来坐下后,便直接将木夕拉入怀中,双手将他圈住,下巴抵在了他的侧脸,姿势好不暧昧。面对这样的风月老手,木夕自不会显得过于老道,不然很容易被怀疑。不仅如此,木夕还显得十分青涩,在陈朗天的怀中有些拘谨和紧张。

“二少似乎很紧张啊?”陈朗天戏谑的说道,双手不老实的在木夕身上游走。“没,没,没紧张。”木夕有些颤抖的回答道,低着头不敢看陈朗天。“哈哈哈,不要害怕,我会很温柔的,嗯?”陈朗天邪魅的笑道,语气十分魅惑。“嗯,嗯。”木夕用蚊蝇般的声音轻轻点头道。

“哈哈哈哈。”陈朗天一阵大笑,接着猛一起身将木夕直接抱起向着卧室走去。木夕一直将脑袋埋在陈朗天的怀中不敢抬头,似乎害怕到了极点。双手也紧紧的抓着陈朗天的衣服,身子僵直,这些无不体现了他此刻内心的恐惧。

足足持续了近两个小时,陈朗天才结束了这一场饕餮盛宴,心满意足的看着身下已经昏迷的少年布满痕迹的身体。

陈朗天将人抱起,进了浴室,亲自为木夕清洗了身体。之后,木夕休息了一晚,直到翌日清晨方醒。正好,陈朗天将早餐端了进来,准备与他共进早餐。“醒了,来吃早餐吧。”陈朗天温柔的说道。木夕点点头,接着便起身进了浴室洗漱。

陈朗天给木夕准备的是一碗燕窝粥,而他自己的则是牛奶和面包。木夕尝了一口后,轻声的问道:“可以让人再送些冰糖进来吗?”“你想放些冰糖?”陈朗天笑道。“嗯。”木夕害羞的点点头。“等着。”陈朗天竟亲自出去了。望着陈朗天的背影,木夕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完全没有了昨日的紧张与害怕,眼神反而显得十分凌厉。

不消片刻,陈朗天便回来了。加了些许冰糖后,木夕便乖乖的将燕窝粥全部喝下了。而对面的陈朗天也已经用完了早餐,正微笑的看着他。木夕露出一丝魅惑之极的笑容问道:“好看吗?”看着木夕的笑容,陈朗天竟有一时的沉沦,下意识的点头道:“好看。”

“是啊,每一个上过我的人都这么说,甚至有人说我天生就是勾引人的,没人能抵挡的住我的诱惑。”木夕的声音似乎充满了魔力,每一个字都那么的动人心魄,“我问你,图纸在哪?”

陈朗天此刻似乎失去了意识一般,木讷的开口道:“在地下密室。”“带我去。”木夕引诱道。陈朗天点点头,起身来到房间一角,打开了一个暗格,将指纹覆在检测区。接着,便见到房间内的地面自动打开,露出一条暗道。

陈朗天在前,木夕在后,二人径直下了地下密室。一路上,陈朗天主动撤去了一系列的机关,二人顺利的来到了一间用特殊材料制成的防护门外。只见陈朗天输入了一窜密码后,门便自动打开了。陈朗天带着木夕来到一个保险箱前,二话不说,便解锁打开保险箱将图纸取出交给了木夕。

木夕接过图纸,谨慎的打开检查真伪。全部翻看一遍后,发现确实不似作伪,木夕这才满意的收起图纸准备离去。然而就在这时陈朗天忽然迅速奔向墙边,按下了一个按钮。木夕尚未反应过来,只见他的四周的地面上同时升起许多铁柱,与上方降下的铁柱接合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笼子。

“你没有中迷幻剂?”木夕盯着陈朗天阴沉的说道。“呵呵,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控之内。啧啧,木二少果然好演技,分明是身经百战的老手,却竟能表现的如清纯小男生一般,当真了得。”陈朗天戏谑的嘲讽道。“比不得陈家主装疯卖傻来的精湛。”木夕漠然的反讽道。对于这种侮辱他早就不以为意了,他什么样的羞辱没有承受过?可还不是得卑贱的迎合?

“想不到木二少身处险境竟还能谈笑自若,这份定力也是了得。我很好奇,你真的不害怕吗?”陈朗天煞有介事的问道。“呵呵,呵呵。”木夕忽然笑了起来,一时风情无限。“你笑什么?”陈朗天皱眉道。

“怕?呵呵,呵呵。我是木夕啊,木家的二少木夕啊。”木夕顾自笑着,语气肆无忌惮、狂妄邪魅。“你是木夕啊。”陈朗天喃喃的复述了一遍,随即似明白了什么,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笼中犹在狂笑的少年。

木夕这话无疑是回答了他的,他是木家的二少,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但却被人侮辱践踏,出卖了身体,失去了尊严,又怎会害怕?无非一死罢了,如此反而解脱了。

“我会留你一个全尸,将你的遗体送回木家。”陈朗天沉重的说了一句承诺,而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密室。后边传来一声枪响,之后便没了声音,密室内安静的可怕。

木夕的嘴角始终挂着淡漠的笑容,又似带有一丝解脱。在陈朗天转身时,木夕竟还感激的说了声“谢谢。”枪响的那一刹那,木夕满足的闭上了双目。“就这样吧,呵呵。”木夕心中了无牵挂的轻叹了一声,不带任何眷恋的走了。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木夕发现自己竟然能看见躺在地上的身体。带着惊讶,木夕伸出右手想要触摸自己的身体。结果却是直接穿了过去,摸了个空。来回试了几次,木夕终于明白,自己现在应该是魂体,无法触碰到实物。

想通之后的木夕,也就不再试着触碰身体了。而是端坐下来,静静的看着黑暗的密室。能勾起木夕兴趣的东西基本上没有,环顾一周后,木夕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体右手犹自抓着的图纸。陈朗天把他交给自己后便不再理会了,想必这是高仿的赝品吧。不过这技术倒是十分高明的了,连自己都没区分出来真假。木夕心中自嘲一笑。

没过多久,便有人进来收拾木夕的遗体了。他们小心翼翼的将木夕的遗体抬了出去,木夕也跟着走了出去,反正他也无处可去索性跟上去了。

陈朗天亲自为木夕清洗了一遍遗体,好歹做了一晚“露水夫妻”不是?洗完之后又为他换了一身白色西装,显得十分俊美。然后便派人将木夕的遗体送回了木氏庄园。整个过程,木夕都看在眼里。但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感触,只是默默的看着,最后跟着去了木氏庄园。其实,他还是想看看哥哥木越在看到自己的尸体时会是什么表情。他会伤心吗?应该不会吧,毕竟自己在他眼里不过是个杀人和泄欲的工具罢了。没了,换一个就是了。

记得十二岁那年,木越无情冷漠的将自己带到了暗无天日的训练之处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地狱式训练。出师之后,更是为他做尽了见不得人的坏事。

十五岁,正式出师。便被木越要求去刺杀一名高官政要,因为他是木越走私活动的最大阻碍。一夜之间,那名高官政要全家上下全部死于非命,连佣人也无一活口逃出生天。之后,那名高官政要的住宅更是焚于一片茫茫火海之中。凶手,至今未查出。

从那以后,木夕不仅经常要出刺杀任务,还不断的被转手送来送去。不论男女老少,木夕都在他们的身下雌伏过、承欢过。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木越所有的非法活动更加顺利。

木夕觉得自己的人生其实只有十二年,十二岁之前,自己的童年是和其他孩子一样单纯快乐的。而十二岁之后,自己便心如槁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了。在那个时候,木夕便已经死了。而余下的六年,自己不过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罢了。

回想这些年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木夕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苦涩?怨恨?麻木?说不清,或许兼而有之吧。但是自己早就不在乎了不是么?况且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又何必再妄自伤神?听闻过了奈何桥,饮了孟婆汤便会将前世所有的记忆都消去,往事一朝化作云烟散。

虽然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是怎么回事,但木夕隐隐觉得似乎有些不正常。难道是自己生前造孽太多,即便死了也只能做个孤魂野鬼么?或者等待自己的是魂飞魄散?不管了,不论如何,过去的一切都跟自己没关系了。再也不用面对那些痛苦了,不是该高兴么?

不知何时,车子已经行驶进入了木氏庄园。将木夕的遗体交给木越之后,陈朗天的人便都打道回府了。庄园的大门缓缓关闭,再次与外界隔绝了。庄园内,清秀英俊的木夕静静的躺在白色的担架上。木越站在一旁目光阴沉的看着他,嘴角微微勾起。四周一群黑衣人各司其职,守着自己的岗位,丝毫不逾越一分。

木越缓缓蹲下身子,右手轻轻摸着木夕的脸庞。“任务失败了?失败了,就是死喽。”木越语气平淡自然的说着,只是其目中似乎是在克制着什么,让人难以捉摸。木夕闻言惨笑一声,果然如此,自己真的不该抱有希望的。

木越深深凝视了木夕的遗体许久,接着在木夕诧异的目光中,将木夕揽入怀中隐约有哭泣之声传出。木夕看到,有两行泪水从木越的眼角流下,一滴滴打落在木夕的遗体上。

木夕的目光随即恢复平静,嗤笑一声:“变态。”或许木越是在乎自己的,只是他的在乎太变态了。将自己训练成一个冷血的杀手和卑贱的娈童,随时供他差遣。在自己生前对自己冷漠无情,死后却又心痛流泪,真是虚伪的要死。

木越为木夕举办了隆重的葬礼,帝都上流社会中的人物几乎都收到了邀请,就连陈朗天也在邀请之列。葬礼当日,木氏庄园内两边摆满了花圈,木夕的灵位摆在正中。一张黑白照片内,是木夕清秀俊美的容颜。照片内的少年笑得十分阳光开朗,单纯的如明珠一般。

木夕浮在半空淡漠的看着下方一群人虚假的慰问和伤心,那悲伤的气氛,仿佛这些人真的为木夕的离世感到有多么哀恸一般。木越始终面无表情的站在灵位旁,机械的和前来吊唁的人打着招呼。然而从他的脸上却是看不出一丝伤心,有的只是冷漠。

陈朗天阔步走了过来,在木夕的灵位前默哀了一会,并深深鞠了一躬。随后走向木越,在他耳边似笑非笑的说了句:“木总裁痛失幼弟,还请节哀顺变啊。”木越目光一冷,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冷冷道:“多谢陈总裁关心,想必舍弟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看着二人交锋,木夕只觉得很可笑。自己都已经死了,可他们这两个对头还要拿自己说事,当真是没有一丝怜悯之心啊。

虚伪的葬礼,虚伪的人们,木夕实在看的厌了、累了。微微叹了一声,便欲转身离去,想着从此便漂泊在这茫茫天地之间把。不料,此时一道伤心欲绝的哭喊之声响起:“呜呜,小夕你怎么突然就这么走了?你就这么丢下我了啊!小夕啊,你晚上一定要给我托梦,告诉我是谁害了你,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呜呜!”

这一声歇斯底里的哭喊,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面带诧异之色的看着跪在木夕灵位前失声痛哭的青年男子,纷纷好奇他和木夕是什么关系,怎的会为了木夕如此伤心?就连木越眼中都闪过一丝异色,看着此人的眼神阴晴不定。

木夕也循声望去,心中不由得一阵惊讶。这人他自然是认得的,是他的一个好友——只是有目的地接近罢了。这人是许市长的公子许愁,木夕当初接近他不过是为了借他家的势罢了。木夕心中也没怎么在意他,事后便全然抛之脑后了。但是这许愁却是对他挺上心的,隔三差五的便来木家找他。

不过木夕依然没有在意许愁的想法,只当他是看中了自己这副皮囊罢了。所以每当许愁来找他时,木夕也只是随意敷衍敷衍他而已。可看着如今这情形,这许愁对自己似乎是真心实意的。木夕看得出来,他眼中的悲痛不是作假的,哭声中的哀伤也是发自内心的。

许愁犹自哀恸大哭,木夕心中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随即又自嘲一笑,轻轻摇了摇头。没想到最后真正为自己伤心痛哭的竟是自己当初假意接近的许愁,真心当真是一分钱都不值啊。自己的真心早已被糟蹋完了,而假意却换来了许愁的真心,可笑啊。

许愁大哭一阵之后,渐渐恢复了理智,阴翳的看向木越问道:“小夕是怎么死的?”“这是木家的事,许公子未免管的太宽了。就算要报仇,也应该由我这个哥哥来,与你何干?”木越冷冷的说道。“这么说小夕果真是被人害死的?哼,既然你不说,那我便自己去查。我绝不会让害死小夕的人好过!”许愁咬牙切齿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往庄园外而去。

看着许愁远去的背影,木夕微微有些失落,随后声音飘渺的说道:“谢谢。”没有留恋,木夕漫无目的的飘走了。

不知飘了多久,也不知飘了多远。木夕来到了一座雪山之巅,满眼俱是皑皑白雪。“我不知黄泉路何在,也不知幽冥地府何在,往生想必也是无望了,索性便长住于此吧。”木夕抬手任由飘飘扬扬的雪花穿过自己的手掌,幽幽叹道。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自从来到这里,木夕便一直端坐在山巅,仿佛亘古如此直至永久。不知是数十年还是上百年后,混沌中传来一道飘渺的声音:“心念之间,即是缘来。心念之外,亦是缘来。吾之心念,汝之执念,且成吾一番游戏、汝一场造化,汝可愿?”

木夕闻言,虽是惊讶于对方通天彻地的手段,却也同时露出一丝冷笑。你一念所起,便想操控我进行一番游戏?还说的冠冕堂皇要送我一场造化,真是可笑。或许你的话对于任何一人都是莫大的恩赐,但我木夕却是最痛恨妄图操控我的人。既然你想玩,我便陪你玩。等我有了实力,再来好好教训一下你,胖揍一顿都是轻的。

“吾愿。”木夕淡淡的说道。“善。”声音似从四面八方而来,又向四面八方而去,飘渺无际。而后木夕便觉一阵天旋地转,四周的空间变得黑漆漆一片,且全部扭曲了起来。

许久之后,待木夕稳住心神,定睛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宏伟的宫殿内。上方一尊皇座上端坐着一名头戴帝冠,身着白色帝袍的美男子。当木夕对上美男子的双目时,竟感到心神大震,恍如被雷击中一般。好一双威严无双的凤眼!

篇幅有限,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情节

↓↓↓ 
Copyright © 南京车险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