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车险业务联盟

还没完,黄淑芬回应了!车祸视频是假的?剧情要反转?

韩城周边大小事 2021-01-15 09:36:56

一说到唐山黄淑芬,很多人都忍不住爆粗口,给唐山人抹黑、丧尽天良等等,但是就在8月25日,黄淑芬突然微博发文表示事情不是大家以为的那样。

“守法者不应该为违法者的行为买单”


判我赔偿135万多,我赔尝了60多万,我把能变现的都变现了,我已竭尽全力,从始至终我都在尽最大努力赔偿,我的的确确是没有能力赔偿,而不是有能力偿还而拒绝赔偿,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我从未想过不赔偿!该我负责的一定会负责,虽然我没有钱,而且都是贷款,但我有手有脚,我一点一点去挣钱也会赔偿他,我希望法律不受干扰,最终作出公正判决。


为了赔偿赵家,我停止偿还40多万元因开拓保险市场向七八家信贷机构的贷款,现在本息已经五六十万不能偿还。


赵勇绕开法律机构法律程序,对我围追堵截死缠烂打威胁恐吓辱骂贬损,我气急顶他几句,被他录音录像拼凑剪辑再合成,事情并非他所说的那样,所以他不敢把未剪辑的完整版公布出来,因为他怕公众了解到真相。


我觉得我应该跟广大公众说一说事情经过,让大家对真实情况有所了解,并对这一段时期以来给广大公众造成的不便表示道歉。


守法者不应该为违法者的行为买单,法律不能以同情的名义支持违法者,更不能被网络暴力绑架,否则中国法制会倒退一千年。


2015年10月6日,我在唐丰快速公路机动车道内由南向北以每小时47公里的速度行驶,赵香斌一行三人骑行公路自行车由东向西横穿机动车道,赵香斌在三人中的最前端,基本上已骑行到双实线位置,他后边的两个同伴当时正骑行到我的正前方,我刹车并向左侧急打方向紧急避让,避开了前方两个骑行人时车已经压到了中线,车头撞到了赵香斌自行车的后半部,碰撞后轿车失去控制,最后停在了对向第一二车道之间。事故发生后,我立即下车查看伤者,赵香斌当时还说没事没事,我马上报110和120,伤者被120送往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我配合交警勘验现场后,去医院看望赵香斌,在医院,赵勇(赵香斌之子,网名“认真的赵先森”)及其亲属十几人围堵住我当场跟我要钱,我拿不出,他们不让我离开,一直到晚上怎么说也不让我走,无奈我只好报警,警察到了之后,他们还是不让我走,警察做了很久工作,直到晚上十点才让我离开。


我开的是我女儿刘明月的车,是一辆几万元买的大众牌,我女儿为这辆车投保了交强险和三十万元的商业三者险,总保额42.2万元,说难听点,即使发生致一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且驾驶者承担全部责任的话,保险公司的赔偿也足够了,所以那个时候我没考虑还需要我个人赔偿的事情。


唐山交警九大队出具《道路事故责任认定书》前,交警对我说:你这个车是全险,就多担一点责任吧,就是全责也不用你个人掏钱,这样对伤者有好处,也有利于事情的解决。出这么大事早我早就吓蒙了,我确实对伤者也很同情,就答应了交警。后来《事故认定书》认定我承担主要责任,我也就没说什么(事后我咨询律师,律师说我属于紧急避险免责情形,我没有违章,不应该给分责任,或者最多次要责任)


赵勇继续跟我要钱,而且三万两万元他说到不哪儿(杯水车薪之意),2015年11月4日,(事故发生不足一个月)我给赵勇送去一万块钱,11月13日,我又给赵勇送去一万块钱,2016年3月7日又送去3000元,后来又送去了3000元,我交给法院50000元提车押金,法官问我是不是当做医药费为伤者垫付,我说可以,这个钱也被他支取了,也就是说事故发生后短期内我就支付了76000元。赵勇还是不干,不管白天黑夜,也不分场合,他想起来就给我打电话,要不就围堵我,只要接通电话或者见到我,他不是威胁就是苛责,他那种恨我觉得就好像是我故意撞了他父亲一样,但他偶尔又是一副很可怜的哀求的语气,我觉得他精神不太正常,至少是很偏执的人格,我每次都跟他耐心解释,我说我开的车入了四十多万的全险,你父亲的损失保险公司会代我赔偿,而且我个人已经支付了七万六了,我本来也没钱,还有为了完成业绩买保单的几十万的贷款,我还告诉他,既然走法律途径,经公了,你跟我私底下要钱也不合适,再说也没确定下具体损失数额,也没判决呢,你跟我几十万几百万的要钱,就算我有钱也不能给你啊。所以我都是尽量躲着他,也不敢接他电话,可是越是这样,他越墨迹,他围追堵截,死缠烂打,就是跟我要钱,有时候半夜打过来,我不接,他就连续打几十次,他越打我越不接,所以他凡是能堵截到我,都什么难听说什么,威逼利诱辱骂恫吓,黑白两道什么话都有,我被他骂急了就顶他几句,他就给我录音录像。


我怎么解释赵勇都不听,而且不但跟我要钱,还要求我向他爸道歉!我说:发生事故当天我就道歉了,被你和你的家人骂了个狗血喷头,我把老人家撞了,从心里就觉得对不住老人家,我也看望过老人家,但你们把礼品扔出来,还不让我走,我也不敢再去了,而且你要的钱不是小数目,是几十万上佰万,一我是没有,二,即便有也不能现在就给你啊,没判决呢具体赔多少也没个准数啊。赵勇听完这些就急,话说得很难听,而且他一会儿语气强横得很,说我人品有问题,人渣,无赖,说他爸爸死了就怪我没给交钱,一会儿又软下来,大姐长大姐短,一会儿生气了又苛责我,磨磨唧唧死缠烂打跟我要钱。


赵勇起诉我,要求我赔偿357多万元,2017年8月份之后我收到判决书,判决我和我女儿购买的保险一共赔偿135万多,保险公司代我赔偿42万余元,我承担93.5万余元,去除我之前垫付的76000元,我个人还要再赔偿86万元,这135万多元包括后续17年的护理费和营养费68万多元,我和律师都认为,一个经历了四次开颅手术的呈植物生存状态的六十多岁的老人不太可能还能存活17年,判决17年的护理期和营养期,明显是错判,伤者这个状况应先判决3至5年最多十年八年,到了年限如果伤者仍需护理和营养时再行主张和判决,而且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相似案例比比皆是都是。最后律师提醒我说,我有十五天的上诉期,如果这十五天不上诉判决就生效了,判决生效马上就得赔偿赵香斌,上诉的话可能改判或发回重审,双方还可能会坐下来调解,那样会少赔很多钱,而且即使维持原判也能拖很长一段时间。我说算了,判多判少我一次性都拿不出,我都得分期还,我撞了人家,应该赔偿!慢慢赔他。我当时说这话时是有自信的——因为当时我可以先跟同事借二三十万或者再贷一些款,先赔偿赵香斌一部分,剩下的分期给,我的工资是效益工资,只要我努力做应该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还赔款和这些贷款。


2017年7月我收到判决书后,坦白说我想先给他借找一部分,其余的分期赔,但不知道怎么交、如何交这个赔偿款,为此我咨询过两个律师,律师说让我等执行局的通知就行了,后来很久没有法院的消息,我甚至还跟律师商量,是否托人打听一下是哪个执行法官主管这个案子,我好去找这个执行法官问问怎个程序,律师说执行局早晚会给我下达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令或者打电话,让我再等一等。但是后来等了快一个月了还是没有消息,我就给丰润区执行局打电话,一个姓姚的执行法官(后来知道他叫姚冰)据称主管这个案子的执行,他接电话说“出差了”,还有一次接通了说“有事,没空见”,我后来就去丰润法院执行局找(曾有一位主管信访的工作人员接待过我,我表明来意说找姚冰商量赔偿赵香斌的事情,这个法官让我等姚冰说他出差了),但是还是没能见到姚冰,后来一直到2017年11月24日执行局要我过去,我才第一次见到了执行法官姚冰的面,而这之前从未接到执行局的任何法律文书和电话。  


我记得很清楚,2017年11月24日那天,我和女儿还有一位律师到了执行局,我就被扣留在三楼,隔壁就是赵勇,从下午一两点钟到晚上零点多,执行局为我们双方调解,我表示先去筹二三十万赔偿赵勇,其余的分期付清,但赵勇要求八十六万(85.9万)一次付清,执行局以我拒不执行为由当夜对我司法拘留15日。 第二天,2017年12月25日,我女儿卖掉她的车,代我赔偿了赵家30000元(后来法院通报说,执行局通知赵勇取款,但口口声声等钱治病的赵勇一个月后才领取了这30000元)。还是那句话,我不是赵勇说的什么平安保险公司的高管,我连五险一金都没有,都不能算是平安保险公司的员工,我只是一名普通保险代理员,卖一份保险赚一份差额,卖不出去就没有收入。虽然我之前每月能收到一万多元左右的佣金,但做平安保险代理员的都知道:佣金不是纯收入,保险销售市场必须要投资包括人脉投资,而且就我正处于开拓市场阶段,这些佣金不够,为此后来我长期向七八个信贷机构贷款大概四十万,每月都要还贷,所以我只能先跟同事借二三十万,剩余的分期赔偿赵香斌,这些想法是我从得知保险公司的赔款之外我可能还要承担93.5万元赔偿款的时候就有了,赵勇第一次找我时我就跟他说过了(只是,我不会录音录像),但是赵勇一直不给我机会,早就开始计划并行动了,他多次不分昼夜、不分场合的给我打电话、围堵我,我跟他耐心解释,请他容我一点时间,但他不容,他磨磨唧唧的纠缠我,辱骂我,激怒我,我已经知道了他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找茬发泄,我嘴笨,内向,脾气确实不好,禁不住他的激怒,说过很多气话,他贬损我,我就贬损他,他气着我说,我就气着他说,却被他录了视频和录音,他把这些视听资料,按照有利于他自己、又能制造出仇恨点,利于炒作的需要,再捏造其他事实一同剪辑制作出来放到网上,暗示恃强凌弱不公平、政府法院怠于作为,不但把我编排成一个住高档住宅,高收入,高消费,名企高管,有钱不还,恃强凌弱的上流社会人士,还把我和我女儿刘明月的个人身份信息、照片、QQ邮箱、电话、住所地公布到网上,严重诽谤我女儿。


我听很多人说,我和赵香斌一案,客观而言是一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像这样的交通事故,从全国范围来讲,可以说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无力赔偿或者恶意拒执的被执行人每个县区执行局都有成百上千件(唐山市中院可以公布一下具体数字,可能总数不会超过万件吧),赵勇能把这样一件再普通不过的案件炒作发酵到震动整个华人世界,连创互联网创设以来点击浏览量之最,已经向人们充分证明了他硕士生的智商。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随着赵勇一个接一个的谎言不攻自破,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看清赵勇捏造事实造谣诽谤,煽动不满情绪,利用人们的善良,骗取人们的同情和资助的目的。法律会与非正义、负能量、违法犯罪进行较量,我和女儿虽然孤儿寡母,但绝不会惧怕邪恶势力和网络暴力,一定会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追究所有侵害过伤害过我母女者的法律责任。


有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法院判明我赔偿赵家135万余元,其中我女儿买的保险赔偿42万余元,我个人赔偿93.5万余元。判决生效前后,我与我们购买的保险一起赔偿了赵家60多万元(具体数字正在统计),其中我个人赔偿了20多万元。为了赔偿赵家的这60多万元,我女儿紧急卖掉了她唯一的车给了赵家3万元,我停止了七八家信贷机构的40多万贷款的还贷,我主动请求执行局姚法官找平安保险公司退回我之前为完成业绩贷款购买的保单,并拜托去探望我的同事去请求公司领导退保赔偿赵家,终于将保费4万多元赔给了赵家,我已竭尽全力,这些都有判决在案,有据可查,我已赔偿了六十多万,怎么就成了老赖了?


第二个问题:赵勇说车的保险公司赔偿的42万不能算我赔偿的,那么请问:如果我们不购买保险,保险公司会赔偿赵家这42万吗?否则为什么不算?


第三个问题:事故发生不足一个月即2015年11月4日,在我有42万元全险的情况下,并且伤者伤情不明、损失不能确定的情况下,我就为伤者垫付了76000元,这是老赖的做法吗?


第四个问一下央视、白岩松:央视作为国内最权威媒体,白岩松作为知名新闻工作者,曾将“诗与远方”这样的高雅情怀宣于世人面前,却在从未对我和女儿采访、调查过的情况下,仅凭一些不入流的小媒体的断章取义的网络视频,就跟风报道,在历数我孤儿寡母的种种不是之后,声情并茂地口口声声说我女儿“缺德”,而我女儿与本案毫无关系,就连判决书都判明了她“没有任何过错,不承担任何责任”。试问你白岩松一个大男人,你如此煽情的报道是为了什么?那么多大家喜闻乐见的主持人先后离开了央视,而你白岩松十数年仍在岗位,我作为一个受伤孩子的母亲,可不可以在叹服你的行为方式之际,再严重怀疑一下你的职业操守?你们的报道严重伤害了一位像天使一样纯净的女孩,这就是你们的新闻道德和职业操守吗?


第五问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从2017年7月我收到判决之后,我不知道如何赔偿、赔偿款交给谁、跟谁协商,为此我甚至找律师帮我托人打听到底是哪个部门、哪个执行法官在负责此案的执行,后来我多方打听,终于知道是一位“姚”姓的执行法官负责,就几次给姚法官打电话,有两三次接通了,但他不是说在外边出差就是有事没空接待我让我等着,我又几次去你院丰润执行局找,但进到院内几次执行局办公室都关着门,打电话仍无人接听(可调取丰润区法院安检通道的监控证实),这样过了两个多月,到了9月份判决生效赵勇申请执行时我一点都不知道,因为你院从未向我送达过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令等法律文书,连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我是做销售的,电话常年24小时开机,从未换过号码),赵勇发布视频产生反响后,2017年11月24日,你院姚法官才打电话要求我到执行局。现在为了证实你院依照法定程序及时向我送达了法律文书或者打电话通知过我,问你院把能否向我送达执行通知书、财产申报令等法律文书的送达回执或者通话记录公布出来,证明你院依法依序进行了工作,证明你院依法依序及时启动过执行程序?


第六问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你院对我司法拘留的理由写得很清楚,“有能力执行拒不执行”,请问,我当时个人有四十多万元的贷款(不是房贷),现在本息五六十万了无力偿还,你院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能否公布出来?


第七问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2017年11月24日,我在你院执行局当场表示先筹款二三十万赔偿赵勇,其余分期付清(新闻1+1报道接近尾声时你院执行局王局长的一段话也能够证明这个事实),但赵勇坚持86万元一次性付清,你院即以我“拒不执行”为由当场对我采取司法拘留15日,你们这样对我,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是什么?


第八问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你院称我“未申报财产”,因此采取司法拘留15日和拉入黑名单,请问你院未向我送达财产申报令,我又如何申报?我再次要求你院公布向我送达的证据!


第九问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及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伤者赵香斌六十多岁,经历四次开颅手术一直呈植物生存状态插管维持生命一年半时,你院判决伤者仍再需要17年的护理期、营养期,事实依据是什么?法律依据是什么?判决书下达不足半年,伤者就去世了,事实让这份判决打脸。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和相关法律规定,残后护理期营养期应综合考虑伤者的年龄和健康状况而定,许多比赵香斌年轻、伤势轻者,都判决护理期营养期十年或更短,待再实际发生护理营养时再行主张和判决,你院为何不参考案例和依法判决?当我申请再审,希望你院改正错判时,你院仍驳回申请拒不纠正,请问司法公正何在?


第十问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赵勇起诉我赔偿357万元,如此巨大的赔偿数额,如此重大的交通事故,为何不组合议庭按照普通程序审理,却采用简易程序指派一名法官独任审判?


第十一问唐山市公安交警九大队:你队查明的事实为:我在驾驶过程中未超速,未逆行,未酒驾毒驾,非无牌照驾驶,没有任何违章行为,而赵香斌横穿公路,且头戴耳机收听广播骑行快速自行车横穿多条机动车道,你队认定我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能否向公众说明一下认定责任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为大众普及一下法律知识?


第十二问唐山公安法医鉴定中心及河北医科大法医们,你们能否向公众表述一下:在本案法医学鉴定过程中,你们都恪守了一名法医的执业操守,未受网络暴力影响本心,本着科学,求真,严谨的职业态度进行了相关鉴定,对本案鉴定结论愿终身负责,声明本次鉴定过程和结论从未受到领导干预,且无内定情形?


第十三问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局:赵勇在接受一家叫做“时间新闻”的小媒体记者采访时说:“大概是2016年调解之后,我就开始有意识的找一些朋友帮我查一下她名下有什么,结果告诉我她名下什么都没有,她女儿多了一套房,一辆车,还有出境的记录”(这些证据连同赵勇诽谤我女儿的证据已通过北京市长安区公证处公证固定),是哪些执法者在私底下违法调查公民个人隐私和身份信息,你们是否要依法追查?何时查?


最后一个问题问赵勇:你说你有两个G的录音录像!你敢不敢把你偷录我的音像的未剪辑版公布出来?如果你公布出来,让大家了解了真相,我向公众承诺:虽然我没钱,但我有肝有肾有血,我可以拿去卖,该赔偿你的一分不会少!


自事故发生当天在医院,你和你的亲友们围住我让我拿钱,不拿钱就不让我走,上厕所也有人跟着,最后我无奈报警,警察来了做了很多工作总算让我离开了医院,我拿着礼品去医院探望伤者,你们扔掉我的果篮,让我拿三百万出来。我跟你解释说:车上了全险,会赔偿你们的,你们跟我要这么多钱,即便我没有贷款,也确实没有能力一下拿出来,而且我也不能在未确定事故责任以及具体损失的情况下先赔付你。但我还是先后为你父亲垫付了76000元你不要说其中的五万元是提车押金,我从交这个押金起就没想退回来,是我同意法院支付给你的。后来,你多次对我围追堵截,死缠烂打,你挑衅威胁恐吓我激怒我贬损我辱骂我,长期不分昼夜打电话骚扰我,有时我忍不住顶你几句,你就偷偷录音录像,剪辑拼凑发到网上,还捏造事实诽谤我和我女儿说我是平安高管(后来你又在其他媒体承认你故意这样说,你知道我不是平安高管,但你觉得保险代理员和平安高管,炒作效果是不同的)发布到网上,说我住豪宅(你多次去我家堵截纠缠我,很清楚只是一套那个小区最小的户型91平米,而且是按揭房),你说事故发生后我买车买房(房子是我女儿2014年7、8月份买的,车是我女儿在事故不久买的,因为肇事的那辆车有全险,我那时认为保险就够了还没有考虑到还需要个人赔偿,而且女儿大了,她两次国外深造是知名瑜伽教练收入比我高得多,她自己买车卖房而且姨妈、朋友都帮她,有什么不妥吗),你还捏造我女儿找路虎车叫嚣打人,还捏造我女在医院电梯里说“别管他,耗死他”,还说我女儿用的包都一两万元,你还说我女儿帮我迅速转移财产,说转移财产总值高达百万。后来,你的谎言一一破裂,现在看来,你所有的捏造不过是在欺骗公众们,给公众们造成一个你自己及处于弱势地位,而我成了富婆豪门的强势地位,你借此博取了广大公众的同情,你把这些东西捏造拼凑好之后,你再雇佣水军和网络推手炒作煽动扩大影响,达到了你想要的效果。你是一名研究生,本应将学到的知识用在工作上,但你却用你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成功的利用了民众的善良和个别人的仇富心态,更利用了一些执法者不敢较真的弊病,绑架他们让他们不得不一边倒的为你效劳。你不敢公布完整的音像,因为那样你就等于向世人公开了你欺骗和利用了公众们的事实,让大家重新认识你的嘴脸,如果你公布出来,我就去卖肝卖肾卖血赔偿你。



关于这件事,网友们的看法也是各有不同,有人说“赵勇传到网上的视频是剪辑的”,有人说“支持黄淑芬替她转发”,也有人说“法律是公正的,怎么判就应该怎么执行”……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那么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呢?

是相信失去父亲的赵勇

还是觉得一直沉默不言又突然还击的黄淑芬

更值得信任?

来源微博,深度唐山

Copyright © 南京车险业务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