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车险业务联盟

被全球商业大佬们挑中的外科医生

美国医人 2020-02-13 11:42:53




被全球商业大佬们挑中

的外科医生





不久前(今年一月),美国三家全球精品大公司宣布准备联合组建一个医疗健康保险公司,以应对日益昂贵的医疗保险费用。这三家公司是亿万富翁沃伦巴菲特的波克夏海瑟威公司,杰夫贝佐斯的亚马逊公司以及杰米戴蒙的摩根大通公司。这三家公司总共有一百万雇员,目的是为这三个公司的雇员提供简单,高质量,廉价的保险。


戴蒙在1月宣布合资企业时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创造有利于我们美国员工,他们的家庭以及所有美国人利益的解决方案。” 意即,若成功,会作为样板向全美推广。


尽管这个联合医保公司还沒有正式名称,但今年六月二十日已选出了她的CEO—一位印度裔阿图·葛文德(Atul Gawande)医生,且称葛医生吧。不得不佩服印度人在美国社会的影响在上升,值得美籍华人去学习。


要经过巴菲特,贝佐斯及戴蒙等大佬们领导的高管人才搜寻委员会的精心挑选,他一定是一位有实力的人。他将领导一家新型保险公司,有可能让美国医保业重新洗牌,改变当前昂贵复杂的医保局面。


葛文德医生今年52岁(1965年11月5日-),是哈佛医学院布里根及妇女医院印度裔著名外科医生,作家和记者。他在一次TED演讲中与贝佐斯有一次短暂的问候,这是与贝佐斯最接近的一次接触。但他真的没与贝佐斯有过真正意义上的谈话。他也不认识摩根大通的CEO杰米戴蒙。


但是他是如何被大佬们相中的呢?


这要源于若干年前他的一篇文章,该文确实吸引过巴菲特的眼球,或者更确切地说,巴菲特长期生意伙伴,亿万富翁查理芒格的眼球。葛文德自己说,2009年他为“纽约人(The New Yorker)”写了一篇备受好评的文章,从此就认识了芒格。


该文章题目为“成本难题(The cost conundrum)”,探讨了为什么美国某些地区的医疗保健费用比其他医疗保健费用高得多,尽管医疗保健质量和患病人数差别不大。在某些方面,该文章可以看作是新企业在寻求降低医疗保健成本时将面临的一些挑战。


查理芒格非常喜欢他的那篇文章,芒格认为这篇文章具有如此重要的社会性,以至于芒格本人地向葛文德寄了一张2万美元的支票以表谢意与支持。各位看官,土豪们是否很随意与任性?


起初葛文德医生收到支票后把钱寄回了芒格,但芒格又把支票寄回给了葛医生,并说,“让这笔钱用于做些你想做的事。” 于是葛医生将它放入他们的研究基金。


正是葛医生与芒格的这层关系为他被选为新医疗保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铺平了道路。同时巴菲特,戴蒙和贝索斯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听说过葛医生本人。


在几位富翁与葛医生见面之前,巴菲特早就开始公开评价他了。在2010年的CNBC采访中,巴菲特赞扬了“成本难题”一文,他说,“那位最近在纽约人 —写过关于医疗保健的文章的人- 葛文德- 去年夏天的那一篇文章非常精彩。” 


虽然1月份大佬们首次接受了葛医生的一些建议,他提出的一些想法及发展前景,但大佬们在正式录用葛医生之前还和100多人进行了接触并咨询了方方面面的意见与建议。


第一次与葛医生正式联系的中间人是巴菲特手下新秀-投资经理托德·康姆斯(Todd Combs),同时康姆斯也是悄悄地将三位亿万富翁聚集在一起的使者。据说康姆斯给戴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被任命为摩根大通董事会成员。


7月9日葛医生正式开始作为CEO了。葛医生说他必须作百分之百地努力。


当然他还有CEO外的多个工作。他并没有放弃在哈佛大学布里根与妇女医院外科医生的工作,并仍计划继续写作。并且他将从该医院的执行董事转变为波士顿Ariadne实验室主席,致力于解决世界各地卫生系统的问题。


当然新的公司CEO是头号优先要做的事。


葛文德医生自1998年以来一直担任“纽约客”的撰稿人。他是三本畅销书的作者:“并发症(Complications: A Surgeon's Notes on an Imperfect Science)”,入围国家图书奖; 亚马逊(Amazon.com)选择“更好”,作为2007年十大最佳书籍之一; 和“清单宣言)(The Checklist Manifesto)”。他的最新着作是“面临死亡:医学和最终的重要事项(Being Mortal: Medicine and What Matters in the End)”,他获得了刘易斯托马斯科学写作奖,麦克阿瑟奖学金和两项国家杂志奖。 


他是2003年美国最佳短篇奖得主、2002及2009年美国最佳科学短篇奖得主、2009年荣获哈斯丁斯中心大奖(Harstings Center Award),2004年被《新闻周刊》评为“20位最具影响力的南亚人物”,2010年入选《时代周刊》评选的“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是《时代周刊》2010年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中唯一的医生。


他还是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的外科医生,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和哈佛医学院外科学系的卫生政策和管理系教授。 他是Ariadne Labs的执行董事,Ariadne Labs是卫生系统创新的联合中心,也是Lifebox的主席,Lifebox是一家非全球性组织,使全球手术更加安全。曾是白宫最年轻的健康政策顾问、是影响奥巴马医改政策的关键人物、是受到金融大鳄查理·芒格褒奖的医学工作者。


他最终能让美国医疗健保作出怎样的改变呢? 是市场竞争还是单一的保险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Ref: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09/06/01/the-cost-conundrum


https://www.newyorker.com/news/news-desk/curiosity-and-the-prisoner







Copyright © 南京车险业务联盟@2017